免费AV网站

<acronym id="e0mkg"><small id="e0mkg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0mkg"></acronym><rt id="e0mkg"><small id="e0mkg"></small></rt>
<rt id="e0mkg"></rt><rt id="e0mkg"></rt>

國外漆畫

      20世紀二三十年代,“裝飾藝術運動”風行歐美,法國的漆藝運動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展開的。當時的藝術家仿用東方漆器的材料與工藝,來設計屏鳳、家具和室內裝飾構件。

       杰出漆藝家讓 · 杜南(Jean Dunand 1877~1942年) 留下了上千件涉及家具、屏風、首飾和器皿的漆藝作品。他重視從“根”學起,委派自己的兒子到東方諸國,從煉漆開始,來掌握全套漆藝技術,并在當地開設漆器作坊,仿制中國和日本的漆器帶回歐洲;他還聘請了日本師傅在巴黎設立漆作坊,繪制了有關東方仕女、動物和風景等題材的漆畫作品,打入歐洲畫廊,深受受眾歡迎。他創作的漆壁畫受法國油畫的影響,如《捕魚》、《狩獵》、《摘葡萄的時候》、《擲標槍的人》等,裝飾性強,漆色濃郁,而《夫人像》已有繪畫傾向,是純粹的平面獨幅漆畫作品。

        在上個世紀初舉辦的法國巴黎國際博覽會上,日本漆器向世人第一次和盤托出了它的豐容靚飾,那精致的裝飾形式和高雅的審美趣味贏得了觀眾的普遍青睞,“日本風格”瞬間成了歐洲藝術時髦的追求。這耀眼的光環背后蘊藏著成功的經營實質:日本的傳統漆藝十分強調工藝技術,東京藝術大學漆藝科的教授,聘請技藝高超的漆藝家擔綱;制作漆藝的過程莊嚴神圣,講求意境,創作者沐浴靜心后,方在恒溫、恒濕、防塵的環境里潛心設計,作品格調高深。越南漆藝是從中國古代漆藝中學刁技巧、得到真傳的,當它落地生根的時候,又緊緊貼近現實生活,貼近人民群眾,成就了頗具特色的越南“磨漆畫”。“磨漆畫”是越南的“國畫”,類似于水墨畫在中國畫中的地位,深受國家重視。漆畫科在越南美術學校均被納入繪畫系,20世紀50年代時,越南漆畫就在前蘇聯和東歐國家巡回展覽。它逐漸引領漆畫從裝飾藝術中突圍出來,創造性地嘗試使用新的漆畫語言,提高了漆畫的表現力,傳達了漆畫在繪畫領域中的嶄新理念。

        日本漆藝、尤其是越南磨漆畫的全面推介,提供了中國現代漆畫成長和發展的土壤,刺激、沖擊和啟迪了我國漆畫界同行,催生了學習之風。許多漆藝家、畫家開始接受漆畫的觀念,積極研究和探索漆畫,有了漆畫是繪畫的自覺意識,創作了一大枇好作品。這一時期的漆畫不再單純隸屬于漆器的裝飾,而是作為獨立的畫種從古代漆藝的母體中脫胎出來,進一步藝術化,走向平面,走向純粹的抽象造型,漆畫的表現手法更加豐富了,并不斷求新求變,更具時代感。

        越南“磨漆畫”的影響——開創了漆畫的先河。

       在現代漆藝發展史上,盡管法國和日本都曾產生過獨立的平面作品,但它們一直理所當然地皈依漆藝這裸參天大樹,和陶瓷、染織、金工等同屬工藝美術的范疇,還不是獨立的繪畫形式。

        真正給我們帯來獨立的漆畫觀念的,首屈一指的是越南。越南的“磨漆畫”對中國現代漆畫的影響是直接而深遠的。

        越南“磨漆畫”呈現出可喜的多元化取向,不再是一種模式、一種手段堅持到底。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:

        第一,藝術造詣比較高的畫家廣泛參與到漆畫創作中來,無論是油畫家、雕塑家、版畫家還是絹畫家,都能帶著各自的特點自由、自覺地“入伍”,提升了磨漆畫的思想品位和藝術高度。

        第二,磨漆畫的繪制既有用傳統工藝的,也有用合成樹脂的。

        第三,突破了黑、紅、金的色彩藩籬,更多地表現五彩斑斕的現實世界。

        第四,更加貼近生活,從傳統的程式化山水花鳥圖案轉向靜物、小品和肖像,并熱衷表現重大的革命戰爭題材和當代波瀾壯闊的火熱生活。

       阮嘉智的《園中少女》,是越南磨漆畫開創期的代表作,在朱漆背景上,用黑色的大漆、白色的蛋売、黃色的金粉、灰色的銀粉,描繪了休憩的少女,亦真亦幻。

      潘繼安的《西北的黃昏》,描寫的是山區游擊隊戰斗在金黃色夕陽籠罩下的青山頭上,風格寫實色彩抒情,通過明暗對比和冷暖變化,折射出一股昂揚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,宛如一幅厚重的富有表現力的油畫。

      黎輝和的《靜物》在大面積的黑、紅色背景上,頂天立地地設計了一把金色竹背靠椅,一只插著葵花的白色花瓶,隨意地擺在椅子上。直與曲交織,形與線交錯,任性恢弘。

      陳文謹的《冬天到來之前》,描繪了庭院里作針線活和輔導孩子的婦女、匍匐的小貓、覓食的家雞、悠閑的鴿子,營造出一幅溫馨的人情畫;畫面主調是紅色,而婦女的旗袍、地面的花紋和拱形門,卻通過嵌以蛋売恰如其分地形成細膩層次。

      黃積鑄的《山區互助組》,游刃有余地運用多種技法營造出豐富的色彩,恰如其分地成就了一幅別具特色的田園風光。逆光的叢林、水中的倒影、勞作的農民,天空、遠山、白云都表現得栩栩如生。

      金同的《在沙鍋作坊里》,兩位婦女自然和諧地融于作坊環境中,構圖高度平面化;畫面凸顯的是白色的墻壁、黑色的門窗、灰色的人物,黑白灰關系明朗;材料使用單純,雖只有漆、金箔和蛋売3種,但卻非常出彩。

 

 


關注蓮福文化微信
免费AV网站